劳木:非洲开展了,部族酋长也现代

提起非洲的部族酋长,人们往往会联想到电影里常常 呈现 的形象:有的体魄 魁伟 ,宽袍大袖,威风凛冽 ;有的头插羽翎,肩披豹皮,剽悍粗犷。在博茨瓦纳,我们会晤 的一位酋长却完全不是这样。

从首都哈博罗内驱车南行约半个小时,我们抵达 卡特伦区,在一家小酒吧门前就见到了林采酋长。这是一位身穿彩绘圆领汗衫和旧粗布牛仔裤的中年人。他接待我们同5个头人坐在酒吧间后院的椅子上,自己却轻轻一跃坐上了围墙。他介绍说,头人们跟酋长一样,是世袭的,都是各村之首。在部族里,头人与酋长组成领导机构,称作“头人会”。部族里的重大事情,先由“头人会”提出方案,然后交部族的最高权利 机构“科塔”(即全体会议)评论 同意 。有时“科塔”大会的决议与“头人会”的定见 不一致,酋长和头人们也有必要 遵守 。方才 我们正在研讨 明天召开“科塔”大会,加强对青年人教育的问题。”

按传统习惯,青年人有必要 守时 为部族做点公益劳动。不久前,部族让青年人去构筑 拦河坝,但有的人怕苦不去而呆在酒吧间喝酒。领他们干活的长者看了很生气,着手 打了他们,并迫使他们去干活。事后,这些青年人向当局上诉。于是,这件事便成为一次“科塔”大会的主要议程。

林采酋长的个人阅历 也是令人感爱好 的。1963年,27年的林采正在英国上学,一封父亲去世 的电报把他召回国内,继承父业,当上了具有 18,000人的卡特拉部族的酋长。他年青 有为,见多识广,积极参加政治活动,先后担任过国家独立宪法委员会委员、经济参谋 委员会委员、酋长院院长等职务。1969—1972年,他还出任驻联合国大使,同时兼驻美国大使和驻加拿大高级专员。这些阅历 ,开阔了他的视野,促使他要在本部族内积极进行改革。

20年来,他搞的最重要的改革有两项。一是让妇女享有同男人 对等 的权利。曾经 ,部族全体大会只有男人 参加,妇女无权到会 ,现在妇女也能与男人 一同 一起评论 悉数 族的大事;另外一 项是产业 继承权的改革,曾经 一家的产业 只由长子一人继承,现在各子均可分享。此外,林采还为部族建立了一个介绍本部族开展 史的博物馆、一个图书馆和一所中学。“我祖父娶妻子35个,我父亲娶7个,我只有一个,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改革。”他的话把咱们都逗乐了。

谈话间,一个约六、七岁的小姑娘腼腆地跑到酋长身边,亲昵地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,他当即 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硬币给了她,女孩一溜烟地跑了。我们问他这是不是他女儿。林采摇摇头答复 :“不,她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,向我要钱买糖吃。”他进一步解释道:“酋长跟政府官员不同,改日 子 在部族人中,大人小孩有困难都来找他。象这类小孩向我伸手要钱的事,一天不知有多少次。”他两手一摊,诙谐 地说:“因此我成不了财主 !”看得出,他这样说不是诉苦 ,而是出于得意。

谈话完毕 后,我们应邀来到酋长家里。房子筑在当地最高的一个小山顶上,颇有居高临下之势。据介绍,这是他祖父早年 住过的当地 ,后来毁于部族之间的战役 。他当酋长后,在旧址 建起了这座现代化的住所 。客厅安置 得很别致,是土与洋的奇妙 结合:地上铺着斑马皮,墙上挂着羚羊头和非洲弓箭,玻璃橱柜中摆设 着来自异国的各种手工艺品。书房宽广 亮堂 ,书架上摆满了各国的书本 ,大都 是政治方面的。他一面忙着找毛主席的著作给我们看,一面说,“我喜欢收集图书,从中了解各国状况 ,作为开展 我国的学习 。”

面对这位颇有进取精力 的酋长,我们有所感触:博茨瓦纳的开放政策和社会行进 正在造就一些有胆识有志向 的人物,这些人物来自社会各个阶级 。他们将会成为加速国家开展 、行进 的催化剂。(劳木)

(责编:蔡雪斌(实习生)、王欲然)